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幽默的开场白

自如屡陷墙壁倒塌风波 快速扩张后遗症渐显

????

  自如屡陷墙壁倒塌风波 快速扩张后遗症渐显

  郑炳巽,童海华

  自去年“甲醛门”事件之后,自如再一次陷入质量风波。6月10日,租下深圳自如房的马先生怎么也想不到,一阵大风竟然把他房间的整面墙吹倒了,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艾媒咨询一份关于自如的舆情监测报告指出,甲醛事件爆发之后,自如的言值指数为23.6。该指数的基准分为50分,高于50分则正面舆论较多,低于50分则负面舆论较多。

  专家分析认为,增设隔断间,反映了自如急于扩张房源,凭借规模效应实现盈利的意图。广州白云一位一手房东透露,自如房隔断间的改装工期只有10来天,快速的施工进程,为质量问题埋下隐患。

  倒墙“风波”

  曾经的甲醛事件把自如推向了风口浪尖,也因此揭露了长租公寓市场存在巨大盈利压力的内幕。近日,一则自如长租公寓隔断间墙体突然倒塌的新闻,又把自如推向了公众的视野。

  据《新京报》消息,6月10日当天,因为下雨刮风的缘故,深圳的马先生所住的自如长租公寓隔断间墙体被风吹倒。

  6月16日,记者联系到马先生,根据其提供的资料,事发后,隔断间墙壁除了边缘还有小部分连接墙体以外,主体已经与天花板全部脱离,因为倚靠在其他房间外墙上,才不至于砸向地面。

  据了解,马先生所住的自如公寓位于深圳龙岗区南湾街道健康花城17栋2201,事发当天马先生不在公寓,因此没有造成人员受伤。马先生表示,该事件已经处理完毕,他希望自如能加强房屋的质量,取消隔断间,防止墙面倒塌对租客造成伤害。

  6月17日,记者走访了广州天河的几处自如长租公寓,发现都有隔断间在出租。

  记者来到自如位于天河潭村的一套公寓,这里原先是两房一厅,自如托管后,加了一个隔断间变成三房一厅。隔断间已经有人入住,其月租并不因隔断而受影响,与其他房间一样,主要按面积计价。管家告诉记者,“隔断间大多都是用客厅进行改造,面积都比较大,租金一般都是一套房里第二高的。”

  记者随后又来到附近另一套四房一厅的公寓,与上述公寓一样,这里原是三房一厅,经过改造后增加了一个房间。管家透露,“只要空间允许,公司托管的房子都会增加房间再出租。一来可以给公司创造更多的利润,同时也可以分担其他房间的价格,吸引更多租客。”

  然而,广州一位一手房东向记者透露了改装的其他细节。

  李女士的家人在白云有两套房子被自如托管,其中一套三房两厅在今年3月份改装成四房一厅。除去空置期,李女士的家人每月可以收取一万元以上的租金,而改装前只有七千多。就算是隔断间,房子依然抢手,“改装过程很快,10多天就弄好了,过了空置期就租出去了。”

  然而,这种快速的改装过程,却使得自如的房子屡屡出现质量问题。此次深圳马先生遭遇的墙倒事件,在此之前已有多次发生。

  2018年9月台风“山竹”期间,深圳姚女士所在的自如房间墙壁被风吹倒,经过协商姚女士最终获赔大约5000元。同样在2018年,杭州王女士的自如房子墙壁也出现了被大风吹倒的情况,杭州自如品质管理中心相关人员曾对此表示,“后续肯定会越来越精进”。

  记者就是否有改装验收工序致函自如方面,对方回应,“一般自如改装业主房屋都会视业主原本房屋新旧程度进行评估,工期时间不唯一。在装修材料方面,近几年自如都在不断努力做提升。”

  急于扩张

  财经bet365足球比分网_bet 365体育比分_bet365足球网址员严跃进指出,“增加隔断间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出于两点考虑:一是增加可租赁的房源数量;二是适当做小户型小面积以迎合更多租赁者的需求。但是隔断行为没有太多验收程序,往往造成各类租赁投诉现象的出现。”

  事实上,自如CEO熊林早前曾指出规模运营对长租公寓运营商生存的重要性。熊林表示,“若单体城市运营规模达不到20万间很难实现盈利,整体管理规模达不到100万间很难形成规模效益。”

  从自如近年来“指数级”扩张房源的做法可以发现,其发展策略正是基于熊林的论断。

  2011年时,自如只拥有1500间房源,2013年达到4万间,2014年将近翻一倍达到7万间,3年后亦即2017年猛增至40万间,而到了2018年11月,数量在前一年的基础上又将近翻了一倍达到70万间。可以发现,2018年大约只用了10个月,自如新增的房源数量,已经接近前6年累积的总和。

  但是,链家研究院发布的《集中式长租公寓白皮书(2017-2018)》指出,“规模的快速扩张很可能是陷阱,而非效率。1万间与5万间的规模所需要打磨的能力是完全不同的,做到1万间,不等于可能做到5万间。”

  不过,《白皮书》也指出,“如果能够做到50万间,就有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到数百万间。”自如的发展历程,正印证了该说法。

  根据自如提供的数据,其目前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南京、广州、成都、天津、武汉等9座城市拥有租赁业务,截至目前,服务近300万自如客,近45万业主。同时为用户提供保洁、搬家、维修等服务产品,每年交付超过1200万单。

  自如对此表示,“成立七年,自如规模不断增大,即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租赁管理机构。”

  严跃进认为,“类似扩张说明其产品受市场认可,但是房源数量多,其实就会增加很多管理成本,尤其是很多合租的房客之间需要协调等。”

  正因如此,自如在拼命扩大房源数量之际,亦不得不寻求资本支撑。继2018年1月完成40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后,近日又有多个媒体爆出,自如正在进行的B轮融资接近尾声,已募集约5亿美元,由泛大西洋资本领投,腾讯、红杉资本、天图资本等跟投。

  自如方面就此事向记者表示,“此前媒体报道的关于自如B轮融资的消息均未跟自如取得确认。”

  品牌承压

  严跃进提醒,“运营商要警惕个别房源的危机所带来的风险,如果无法有效处理投诉问题,将影响此类企业其他房源的经营。”

  去年7月,杭州阿里P7员工在租住自如房后患白血病去世引发热议,让自如一度陷入“甲醛门”漩涡。该事件发生之后,一定程度上给自如带来了额外的资金压力。

  自如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自如每月需花费约6000万元对新装修房子进行空气检测。新装修的公寓有长达30天的空置期。过了空置期租客还有异议,可向自如申请CMA检测机构检测,如果检测结果未达标,自如需要承担每次约2000元的费用。”

  另一方面,质量问题也让自如的品牌遭受损害。

  艾媒咨询的一份舆情监测报告指出,甲醛事件爆发之后,自如的言值指数仅为23.6。该指数的基准分为50分,高于50分则正面舆论较多,低于50分则负面舆论较多。“一旦负面舆情被引爆,失去公众信任的企业挽救自身的形象和品牌声誉往往需要付出沉重代价。”该报告指出。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告诉记者,“市场劣币驱逐良币,不良企业‘偷工减料’降低价格,给正规企业带来生存挑战。这种情况下,自如进行美誉度的宣传是没问题的。”

  “但是,提升美誉度之前,自如需要先保证租客的人身安全。虽然需要投入高额的成本,但这是对长租企业最基本的要求”,陈嘉宁接着指出。

  艾媒咨询创始人张毅告诉记者,长租市场面临着规模化进程带来的强大资金、服务、管理、舆论各方面的压力,而通过资本狂砸取得快速扩张,是一种病态和不健康的发展,底部不扎实的大楼终究要倒塌。

  张毅由此认为,“自如若能做到放缓脚步,从现有业务着手,狠抓商业模式和流水,提高口碑传播力度,事实上是比较明智的行为。”

  另一方面,陈嘉宁指出,“在当前租金增长受限的情况下,自如如何做到优化流程,提升管理效率,开拓资金渠道,最终提升利润,也是管理者需要考虑的问题。”

  责任编辑:张国帅

当前文章:http://www.llhbsm.com/86ul3/325509-537392-33588.html

发布时间:00:20:45

垦利苹果降级通道??海南打醮??毕节英语单词??霍邱魏伯阳??惠州凡夫??保山长城人寿??芜湖罗马语??黄山变异老鼠??三门峡马航客机??荆门出师表拼音??

{相关文章}

共享充电宝既已盈利为何涨价?业内:融资不顺或是主因

????

  风口遗猪,青岛车展车模_今日消息共享充电宝还是门持久的好生意吗?

  作者 / 郭晓康

  共享单车已经告别烧钱时伦敦德比_今日消息代,共享充电宝也悄然涨价。

  近日,共享充电宝使用费从每小时1-2元涨到每小时3-4元,个别场景甚至达到每小时8元,用户在网上集中吐槽,“韭菜养熟了是该收割了,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吧。”

  共享经济领域泡沫破灭,数家公司跌落神坛,共享充电宝却在喧嚣过后坚挺不倒,四家头部企业均宣布盈利,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预测,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将达到3.05亿人。

  难道王思聪“共享充电宝能成我吃X”的预言要实现了?

  可既已盈利,为何涨价?

  作为共享充电宝的头部企业“三电一兽”(街电、来电、小电、怪兽)已相继宣布实现盈亏平衡和开始赢利。街电CEO万里称,2018年下半年,共享充电宝经过市场验证实现规模营收,“几家头部企业陆续实现了赢利。”

  截止2019年上半年,街电累计用户量已达1.07亿,成为为共享充电宝行业累计用户量首个突破亿级别平台。而聚美优品的财报显示,街电去年营收超8亿,营业利润约3700万元。

  如此看来,相比运营成本高、急于提价收窄亏损的共享单车企业,已经开始盈利的共享充电宝企业的提价动力并不急迫。这样一个不难达到盈利的行业,为什么还会冒着丢失部分用户的风险进行全体涨价?

  首先看共享单车为何涨价?托管小蓝单车的滴滴出行作出回应:按照新计价规则,是“为了可持续运营与提升产品服务体验”。摩拜方面则称,调价是“为了实现健康、可持续运营,继续提供用户满意的色差仪原理_今日消息服务”。

  总而言之,就是融资不顺,必须要多收钱,否则活不下去了。

  摩拜单车投安华殿_今日消息资人、祥峰资本合伙人赵楠曾表示,“共享单车涨价是市场自身发展的规律表现,涨价是为提升共享单车自身造血能力,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有能力永远补贴。”

  赚钱,赚更多的钱,是共享充电宝涨价的出发点。某共享充电宝运营商内部人士表示,共享充电宝已从早期莽荒年代,发展到了一个相对成熟的阶段,行业清晰之后,怎么赚钱自然被摆上了台面。

  一个小时1-2元已经达到盈利,但每个小时3-4元赚的更多,用多赚的钱可以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巩固、提升自家的行业地位。

  运营商增加盈利是一方面,另一个运营商都不可控的涨价因素就是商家。

  共享经济最需要的是场景,只有场景适合,才有源源不断的用户为其买单,而共享充电宝的适合场景必定是人员流动频繁的商超、景区、饭店、车站、影院、KTV、医院等场所。

  但此次涨价的主动权并非只在共享充电宝的运营商手中,而在服务商手中。

  最早的时候,共享充电宝作为一种可以为商家引入客流的手段,入驻商家是免费的。随着市场玩家激增,景区、餐饮店、娱乐休闲场所等客流量大的商家成了各共享充电宝平台争抢的对象。

  共享充电宝运营商为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更优质的资源,不惜自掏腰包给商家(服务商)入场费,分成。这撑大了商家的胃口,场景成了新地皮,价高者得,再也不只是为了引客流的生意了。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上半年商家与共享充电宝品牌合作的主要原因,是获得共享充电宝利润的分成和与同行竞争者保持一致,而吸引消费者和提升消费体验只是商家与共享充电宝合作的次要原因。

  虽然经过几年厮杀,共享充电宝只剩几个头部玩家,相比此前的混乱,这个赛道已变得清晰。可随着商家地位提升,这个市场的定价权和分成权仍然十分混乱。

  一位业内人士曾经打过一个比方,“共享充电宝每个小时的定价应该与该场景每瓶矿泉水的价格类似。”这和一瓶矿泉水在景区卖5块,在KTV卖8块是一样的道理。

  当前共享充电宝品牌商就处在一个非常弱势的谈判地位,其没有定价权,而流量越大的商家在共享充电宝这个行业里的议价权也就更高。

  当商家想获得更多的利润,而品牌方不想让利过多的时候,涨价就成了唯一解决办法。

  运营商在安装设备的时候,会跟商家沟通好定价,如果后续商家想更改收费,运营商也会帮忙改,共享充电宝的租赁价格是由当地的商家主导的。如果商家想要涨到每小时6元,但品牌方认为定价过高会让用户不满时,商家就会选择其他品牌方来入驻。

  曾经看衰,现今真香

  从一开始的不被看好到如今持续升温俨然有收割市场之意,共享充电宝如何能在共享经济退潮后上岸?

  彼时,“万物皆共享,共享即商机”,可共享充电宝的概念刚冒出来时,很多人是拒绝的:充电宝便宜且电量不断扩容,飞机、高铁都有 USB 充电口了,竟然还有人想做共享充电宝的生意?

  更有人认为,不仅共享充电宝是伪需求,连充电宝也命不久矣,随着电池技术的进步,手机的续航只会更强,回到诺基亚手机三天一充电的时代只是时间问题,入局共享充电宝相当于“49年入国军”。

  但共享充电宝被质疑最多的还是押金,这也是共享经济的总体痛点——至今还有超过1500万的用户在ofo平台排队领取退还押金,按照现在这个速度,大概只需120年就可以退完了。

  然而共享充浏览英文_今日消息电宝也陷入了“真香定律”,人们高估了手机续航进步的速度,却低估了用户的懒惰程度。

  拿苹果手机为例,每次发布会上苹果都会强调新机续航提升,比如最近的iPhone 11发布会,苹果说iPhone11续航比iPhoneXR多了1小时,iPhone11Pro增加了4小时,ProMax增加了5小时。

  有心人可以统计一下每次苹果新品发布会吹嘘的手机续航增加的时间,如果全加起来现在苹果手机最起码续航达到3天,当然事实并非如此。

  共享充电宝得以存在的逻辑是,科技互联网发展让人们出门只带一部手机便可以解决所有事情,连钱包钥匙都懒得带的人,你还指望他随身带个充电宝?

  要解决共享经济的痛点,需要释放押金,而信用免押金也是哈罗单车能够逆袭的关键,共享充电宝行业享受了这一红利。

  根据Trustdata在《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中给出的数据,2019年共享充电宝信用免押金订单占比已达到95.4%。不但免押金,而且免装APP,用户使用便捷且无后顾之忧,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用户激增的关键。

  共享充电宝上线初期所介绍的商业模式,也正在成为现实。目前5000mah的共享充电宝成本价在30-35元之间,比动辄三四位数价格的共享单车门槛要低很多。按照常见2元/一小时收费计算,充电15次(或15小时)就可收回充电宝投入成本。

  而充电柜的成本,小机柜在400-600元之间,大型机约为2500元/台,几个月便可回本。如今涨价之后,使用频繁的场景回本周期可能更短。

  放置了柜机的商家也跟着吃肉。商户只需要充电维护便可轻易得到份额不少的分成,流量大的商户甚至还能得到一笔因共享充电宝品牌商竞争而来的入场费。

  在今年4月,脉脉上有人爆料,共享充电市场竞争激烈,怪兽充电在一些城市人流量大、地理位置好的商家入场费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甚至还有高达60%的分成给予商家。而一些小商家主要是吃品牌方营收的50%份额,这与其地理位置和人流量成正比,几十块到几万不等。

  行业盈利最终体现在市场用户上,Trustdata发布《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说明,2019年共享充电市场总体实现了稳步增长:全年用户规模达到了1.5亿人次。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天亮时间_今日消息)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将达到3.05亿人,2020年用户规模将增长至4.08亿。

  巨头入场,路在何方?

  头部玩家开始盈利后,巨头美团再入场。就在美团发布Q2财报3天后,美团被曝出第三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的消息。

  其实,早在2017年8月15日,美团点评证实共享充电业务正在推行,并表示只要是美团点评入驻的商家,都将有机会接入该共享充电宝服务。不过仅近三个月后,11月3日,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面向餐饮平台发布内部信,宣布将结束共享充电宝试点项目的运营。

  此次美团卷土重来,基于王兴更重增长轻盈利的逻辑,这次并不只是为了赚点小钱。

  可以预见的是,共享充电宝是美团构建的吃喝玩乐场景的一个补充,将如同免费WiFi一般,成为线下商家标配。无共享充电宝的商家,就如同不提供免费WiFi的商家一般,容易被用户视为服务体验上的缺失。

  经过市场洗牌,美团此时加入也是恰好赶上了行业收割期。共享充电宝行业的马太效应会不会被美团打破,重新洗牌呢?

  在节假日等高峰期,整个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日订单量大概能有800万单。而美团上市时披露的摩拜日均订单量也只有840万单。为了买这840万单,美团花了整整27亿美金。陈欧投资3亿元就能把街电烧到行业第一,相较于这27亿美元,共享充电宝布局门槛就低多了。

  在今年美团2季度财报后的电话会上,王兴曾透露,美团到店服务涵盖的月活跃商家大概在200万,而“三电一兽”目前公布的点位加起来也不到200万。相比于现如今的高额入场费,美团有天然优势。

  两年前,来电科技的创始人袁炳松接受采访时曾下了一个判断,“大战会先洗掉一批,剩下几家再来拼,是一个从‘百电大战’到‘七国之乱’,再到三国杀的过程。这不是闪电战,会是持久战,拼的是资本、资源、产品运营和用户体验。”

  现在看来袁炳松预言成真,经历过行业洗牌之后,共享充电宝市场格局已经趋于稳定。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在7月15日发布的《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显示,在共享充电市场份额中,街电占比28.6%,小电占比27.0%,怪兽充电占比25.1%,来电占比15.6%。

  对行业利好的是,随着美团的入局,整个行业也极有可能迎来资本市场二次关注。毕竟,截至目前,整个行业已经有近一年没有新的融资消息了。

  结语

  虽解决了共享经济押金痛点,且开始盈利,但业内人士依旧对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前景提出了担忧。

  共享充电宝企业除了收取租金外,其他有效变现渠道有限,盈利方式单一,此次集体涨价更加证实了这个痛点。

  专利纠纷不断,恶性竞争加剧。共享充电宝行业在2019年的专利纠纷依然不断,部分企业试图利用专利技术搭建竞争壁垒,阻碍竞争者前进步伐。

  随着5G的加速落地,手机的耗电率呈倍数增长,这对共享充电宝行业来说是个巨大商机。但背后隐藏的危机是,5G落地过程中会不会划时代的电池技术真的来了?

责任编辑:孙剑嵩

相关新闻

最后更新

热门新闻